分享到:

天和新聞 > 中國文學翻譯的原則與發展方向

中國文學翻譯的原則與發展方向

如今,越來越多的中國當代文學作品面向海外翻譯出版,那么在文學翻譯中如何實現既忠實原文又符合海外讀者的閱讀興趣呢?北京翻譯公司小編認為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我們一起來看看專業譯員狄敏霞是如何理解中國文學翻譯的。

狄敏霞(MichelleDeeter)本科畢業于美國卡爾頓大學國際關系專業,是英國紐卡斯爾大學的口筆譯碩士。自2007年起,她一直從事中國文學英譯工作。短篇譯作有與Killiana Liu, JulietVine,HelenWang合譯的石康作品《冬日之光》、呂新作品《石灰窯》等;長篇獨譯有馮唐的《北京北京》。

狄敏霞認為當代文學有兩大優勢:第一,大部分作家可接觸性強,即時溝通度高。這樣在翻譯中一旦出現理解上的問題,譯者可隨時請教,進行翻譯策略上的調整;第二,作品的當下性更易引發讀者的認同和共鳴。當代文學往往會深深觸及讀者的生存體驗,產生“移情”“共情”,繼而激發他們對現存生活的深刻思考。目前,狄敏霞的文學譯作主要以中國都市故事為主?! ?/span>

文學翻譯實踐中,狄敏霞力求恪守三個基本原則,即尊重原作、考慮受眾、遵守先行規則。她認為,忠實是譯者的天職。理想的狀態下,譯文應重現原文形式和內容的和諧統一。但理想終歸是理想,完全的等效很難實現。狄敏霞說她在做翻譯決定的時候,會在“忠實原文”和“考慮受眾”之間找到較合適的平衡點。如果故事的某部分可能影響西方讀者的閱讀興趣,她會省略一兩個句子,最多三個句子。但她絕不會合并章節、改變文體或故事情節,這是一種撕毀譯者與原作“靈魂”契約的行為。另外,譯者必須遵守與出版社和編輯達成的共識,即事先約定的一些規則或原則。比如說,為了要降低受眾的閱讀難度,把“斤”變成“磅”,“厘米”變成“英尺”等等?! ?/span>

狄敏霞認為,翻譯實踐應服務于翻譯目的。以翻譯版本為例,她主張百花齊放,適時而定。如果在某一特定時期,某部作品具有特殊的歷史意義和文化價值,國家相關部門或出版公司肯定希望原作的全譯本能問世。但是很多情況下,無論是考慮受眾的接受能力還是出版社的財政能力、譯者精力以及現實的需要,節譯、選譯等其他樣式的版本也不失為全譯本的必要補充,比如,如果小型出版商看中了一部小說,但認為只有幾個章節能吸引讀者,那么節譯本也是有其價值的。狄敏霞特別提到了中國文學海外譯介的一個重要發展方向——與教育體系掛鉤,編排一些適合教育體系的文本。短篇、中篇和長篇的節譯、選譯都是可以考慮的。

北京翻譯公司小編認為,中國文學的翻譯是比較困難的,特別是涉及古代文學的語言和背景問題。因此,譯者需要在忠實原文的基礎上,充分考慮海外讀者的閱讀興趣,降低閱讀難度。

 

 

无码国产精品亚洲а∨天堂dvd|夜夜高潮夜夜爽高清完整版1|精品无码国产污污污|丰满少妇棚拍无码视频